喵`~`大丈夫●_●◇◇◆◆

拉面,冰棍和不知所踪

如果某天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希望是好色仙人回来了。😢

荒纪:




(一)
        鸣人刚出完任务从村外回来,走到了村子的大门口。
        “喂,小孩!”
       是一位老伯的声音。鸣人转过头,眼前这人,高个子,头戴斗笠,身穿布衫,还背一个大背包,似乎是游走四方的人。
        “小孩,请问,这附近有什么可以吃饭的地方吗?”
        “有哦!我请你吃拉面吧,老伯!这里有一家拉面店,他们的拉面是天下第一好吃的!”
        “哦哈哈,是吗,那真是谢谢你了,”老伯露出来爽朗的笑容,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


        “一乐大叔!两碗拉面,都要加味增汤和叉烧哦!我还剩一张免费劵!”鸣人左手比出一个大大的“二”,右手从口袋里摸索出免费劵,带着老伯在一乐拉面店里坐下。


         鸣人发挥了他的好奇心,一脸热切地问老伯:“呐呐,老伯你是做什么的人啊,好像走了很远才到这里?你从哪里来的啊?”
        老伯摸了摸下巴,“嗯……我也说不清走了多远嘛,总之是走了半辈子了。三十几岁,我就离开家乡四处游历,一路上写些东西。说不定你请我吃面的事情就会写进我的下一本书里喔?”
        “你就不需要别人保护你吗?一个人到处走,非常危险啊。”
       “山林野径,人迹罕至,谁会害我啊,哈哈。自己注意安全,带上药品,避开野兽,不在雨天失足滑落溪谷,就行了。话说啊,我来这儿的路上还真有件怪事。”
        “什么事,什么事啊!老伯快讲讲!”鸣人还像他小时候那样容易激动。


        “嗯……你听我慢慢说啊……”


        “两位,你们的拉面!久等啦!”


        “那就,吃完再说吧~”老伯坏笑,抽一双筷子,大口吃起面来。
         虽然心里好奇得痒痒,鸣人也只好自己埋头吃面,到底是什么事呢……让老伯都觉得奇怪……该不会是山里的妖怪?还是晓?!……忍不住啊……一边吃一遍猜……结果吃了没半碗,鸣人的注意力就全被美味的味增汤吸引了。


        “哇,真的好好吃。”老伯吃完面,喝掉了大半碗汤。“来,我接着说。”


(二)
        “我来的路上途经雨之国,在那边的河谷里捉到鱼来烤着吃,吃得正香,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一个身形高大的家伙,走在树林里,看得不太清。但是他旁边跟着一只大得出奇的蛤蟆,比人的腰还高!那个人走得很慢,像是走几步就停下来,再接着走,蛤蟆也跟他慢慢地爬。看起来都很累的样子。”


        听到这里,鸣人心里一震。


        “我想跟过去看看那是什么人,或者说,到底是不是人。旅途上,我曾经听别人说过,有一位‘蛤蟆仙人’,是忍者出身,我还读过他的书。他出自你们木叶村的吧?是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大人?搞不好我看到的就是他呢,当时直接追了过去。他看起来走得慢,我却怎么也追不上。后来像烟一样的,人和蛤蟆都消失了。所以我也没办法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人了。不过仔细想想,只有人的鬼魂才会是那种样子呢。”

        绝对是好色仙人……那家伙肯定没死,他没被佩恩杀掉!


        鸣人陷入了恍惚之中……所以也没听到老伯说的“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回来。”


        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还有一根冰棍从旁边递过来。
        天哪,这个老伯,难道是好色仙人假扮的?!高个子,大背包,四处游历写书,和他分一根冰火……不就是他的师父吗!
        “喂!你!”
        “嗯,小伙子?你都发呆半天了。为了感谢你请我的拉面,我请你吃冰棍吧。”老伯笑得很和蔼。


        “你就是好色仙人吧!说什么看到了人和蛤蟆都是编的!你根本没有死!一定是的!一个从村外来,不知道哪里可以吃饭的老伯,是不可能知道去哪里买冰棍的!”鸣人大声质问,又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买的还是以前一起吃的那种可以从中间分开的冰棍……”


        老伯被鸣人严肃紧张又突然沮丧下来的表情吓得楞了一下。“哈,你在说什么啊。很久以前我还在家乡的时候,也喜欢和我的小侄子一起分这种冰棍呢,他跟你一样,是个有干劲,充满活力的小家伙~还有好色仙人是什么鬼嘛……”


        喂,还要装啊。
       “那你怎么知道去哪买冰棍呢。”
       “嗯,你走神走太远啦,小家伙。我问面店老板才知道的,还让你坐在这儿等我呢,你都没听到吗?”
     
       什么啊……
       怎么会这样……
       原来不是……
       居然不是他……


(三)
       “抱歉,老伯,我太没礼貌了,说了奇怪的话……”无力地垂下头,盯着手里的半支冰棍,鸣人蔫蔫地向老伯道歉。
        老伯依然在笑,毫不介怀。他又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小伙子,出去走走吧。”


        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鸣人有气无力地,只看脚下的路,也不管要走去哪儿。咬着冰棍,好像已经没力气吃下去。化掉的液体顺着木签慢慢往下流。他刚才告诉了老伯自己和自来也老师的事,还有他的想念,不甘心,不承认。
        老师是那么强的忍者,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不可能活下来呢。说不定他就会回啊……但是……
        鸣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对纲手婆婆没有说过,对卡卡西老师也没有说过。面前这个上了年纪,笑容和蔼的老伯却听他虚弱地一直说下去。尽管语句断断续续,不能全部听清。


         老伯很惊讶,在村口刚碰到这家伙的时候,明明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精力特别充沛的孩子。没想到居然伤心成这样……以自己颇为丰富的经历,还是可以理解他心里的想法的……“那个,把你手上擦干净吧。”一想到是自己让这孩子想起悲伤的回忆,老伯很愧疚。


        “你觉不觉得,自来也大人还活着呢。”
        “什么 ?!”鸣人惊讶地抬起头,“你不是说你看到的是鬼魂吗?”
         “死去的人尚有执念,就有鬼魂飘荡在人间了。不过我说的‘活着’,不是像你我这样活着,也不是鬼魂。是他的精神、意志还在。或许不久以后鬼魂也会消失,但他的意志,不是被你传承下来了吗。就像自来也大人的书里写的,弟子的忍道传承自师父。
         “我们也可以相信,自来也大人去了那个世界,会得到更好的安宁吧。他还在继续写书,继续旅行呢。”


        鸣人的表情终于温和了,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没错,好色仙人他啊……把他的忍道传承给我了。谢谢你,老伯。”笑着,还是有两行泪水擅自流了出来。


        老伯说的这些话,鸣人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呢。只是,不管怎么想,依旧难以释怀。
        偶然遇到的老伯,就像当年偶然遇到的自来也老师。
        和老伯一起分冰棍,就像当年和自来也老师一起分冰棍。
        老伯给他的感觉真的和师父太像了,所以今天一番谈话之后才会想通了吧。


         师父的意志会一直在的,他去世了,却从来没有真正离我远去。对吧,好色仙人,你一定在某个角落看着我吧,我会当上火影的,那时候,你也一定要看到啊。
         这么想着,鸣人又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灿烂,无所畏惧。尽管他脸上的泪水还没有擦去。


         “哎呀呀,你好起来啦,我也该走了,继续我的旅程啊。小伙子,再见?”
         “再见,老伯,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来找我喔。”
         “呵,小家伙……”


(三)
         鸣人转身回家了。


        老伯走向了去村口的路。村外的树林里,老伯身上的背包,斗笠,厚厚的布衫都逐渐隐去,变成白色的长发垂在身后,脚下踩着一双木屐。“果然是个好孩子啊,终于可以放心了。”是小声的、低沉沙哑的声音。


        自言自语地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像烟一样,慢慢消失了。他站过的地方,落了一片叶子。


  


                                                  -END-



一篇很短的小文,可以说是随笔了。早上突然想到,中午就写了出来。也没有修改……还喜欢乱分自然段……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真是谢谢了。


  

评论

热度(8)

  1. 喵`~`大丈夫●_●◇◇◆◆荒纪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某天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希望是好色仙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