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大丈夫●_●◇◇◆◆

越长大越孤单

最近被工作和生活的烦恼爆满了脑子,
很不顺诶。
我真的是不适合当个社会人吗?

工作上能力渣到不行,与舍友的关系也很不好,好难捱…
工作上受不到重视,也得不到想象中的指导学习。毕竟“同事和上司不是你的老师,不要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别一开口就是问为什么”。强颜欢笑地应付着上司的批评,装作没什么,自己很懂的样子。实质,不懂为什么职场关系能差到连和以前离职的员工都不被允许,是你们关系畸形呢?还是我的错?
可惜我不想承认是我的错。所以每天也是强颜欢笑地过下去。
舍友动不动就似被侵害了莫大的权益一样说话,难道你就不知道这样说话很容易会激怒人吗?圣者一般要求别人,而自己失误却赖账,拜托,我不是你男朋友好吗。我不接受一切无理取闹。也不接受挑剔别人而自己让心烦的人。
最近的事情到底该怎样才能好一点呢?

并没有什么错误,只是性格不合

消愁(cover毛不易)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一念起,咫尺天涯:

天地作被以雪为裳
背井离乡沧桑模样
叛逆的流浪叛逆的闯
平日强装暗自神伤
日月如梭时光蹉跎
总不忘追忆故乡的河
如鲠在喉烈酒穿肠过
一饮而尽似解心中锁
半生去流浪,半生去回望
纵使年少轻狂,只是梦一场
此时不争气怀念起临别景象
母亲慈爱目光,温暖的窗
一手触梦想,一手触时光
前路固然迷茫,能认清方向
人生跌跌撞撞从来未曾归航
遍体鳞伤初心未亡
一纸报安康,一纸诉衷肠
泪水打湿眼眶,模糊了印章
心酸苦痛抱怨也要往心里藏
锁住心房写下满纸荒唐
一人外闯荡,一人泪千行
只盼衣锦还乡,那熟悉面庞
纵使前路永夜也要追随曙光
有梦想何惧远方
即使前路永夜也要追随曙光
有梦想何惧远方

拉面,冰棍和不知所踪

如果某天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希望是好色仙人回来了。😢

荒纪:




(一)
        鸣人刚出完任务从村外回来,走到了村子的大门口。
        “喂,小孩!”
       是一位老伯的声音。鸣人转过头,眼前这人,高个子,头戴斗笠,身穿布衫,还背一个大背包,似乎是游走四方的人。
        “小孩,请问,这附近有什么可以吃饭的地方吗?”
        “有哦!我请你吃拉面吧,老伯!这里有一家拉面店,他们的拉面是天下第一好吃的!”
        “哦哈哈,是吗,那真是谢谢你了,”老伯露出来爽朗的笑容,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


        “一乐大叔!两碗拉面,都要加味增汤和叉烧哦!我还剩一张免费劵!”鸣人左手比出一个大大的“二”,右手从口袋里摸索出免费劵,带着老伯在一乐拉面店里坐下。


         鸣人发挥了他的好奇心,一脸热切地问老伯:“呐呐,老伯你是做什么的人啊,好像走了很远才到这里?你从哪里来的啊?”
        老伯摸了摸下巴,“嗯……我也说不清走了多远嘛,总之是走了半辈子了。三十几岁,我就离开家乡四处游历,一路上写些东西。说不定你请我吃面的事情就会写进我的下一本书里喔?”
        “你就不需要别人保护你吗?一个人到处走,非常危险啊。”
       “山林野径,人迹罕至,谁会害我啊,哈哈。自己注意安全,带上药品,避开野兽,不在雨天失足滑落溪谷,就行了。话说啊,我来这儿的路上还真有件怪事。”
        “什么事,什么事啊!老伯快讲讲!”鸣人还像他小时候那样容易激动。


        “嗯……你听我慢慢说啊……”


        “两位,你们的拉面!久等啦!”


        “那就,吃完再说吧~”老伯坏笑,抽一双筷子,大口吃起面来。
         虽然心里好奇得痒痒,鸣人也只好自己埋头吃面,到底是什么事呢……让老伯都觉得奇怪……该不会是山里的妖怪?还是晓?!……忍不住啊……一边吃一遍猜……结果吃了没半碗,鸣人的注意力就全被美味的味增汤吸引了。


        “哇,真的好好吃。”老伯吃完面,喝掉了大半碗汤。“来,我接着说。”


(二)
        “我来的路上途经雨之国,在那边的河谷里捉到鱼来烤着吃,吃得正香,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一个身形高大的家伙,走在树林里,看得不太清。但是他旁边跟着一只大得出奇的蛤蟆,比人的腰还高!那个人走得很慢,像是走几步就停下来,再接着走,蛤蟆也跟他慢慢地爬。看起来都很累的样子。”


        听到这里,鸣人心里一震。


        “我想跟过去看看那是什么人,或者说,到底是不是人。旅途上,我曾经听别人说过,有一位‘蛤蟆仙人’,是忍者出身,我还读过他的书。他出自你们木叶村的吧?是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大人?搞不好我看到的就是他呢,当时直接追了过去。他看起来走得慢,我却怎么也追不上。后来像烟一样的,人和蛤蟆都消失了。所以我也没办法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人了。不过仔细想想,只有人的鬼魂才会是那种样子呢。”

        绝对是好色仙人……那家伙肯定没死,他没被佩恩杀掉!


        鸣人陷入了恍惚之中……所以也没听到老伯说的“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回来。”


        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还有一根冰棍从旁边递过来。
        天哪,这个老伯,难道是好色仙人假扮的?!高个子,大背包,四处游历写书,和他分一根冰火……不就是他的师父吗!
        “喂!你!”
        “嗯,小伙子?你都发呆半天了。为了感谢你请我的拉面,我请你吃冰棍吧。”老伯笑得很和蔼。


        “你就是好色仙人吧!说什么看到了人和蛤蟆都是编的!你根本没有死!一定是的!一个从村外来,不知道哪里可以吃饭的老伯,是不可能知道去哪里买冰棍的!”鸣人大声质问,又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买的还是以前一起吃的那种可以从中间分开的冰棍……”


        老伯被鸣人严肃紧张又突然沮丧下来的表情吓得楞了一下。“哈,你在说什么啊。很久以前我还在家乡的时候,也喜欢和我的小侄子一起分这种冰棍呢,他跟你一样,是个有干劲,充满活力的小家伙~还有好色仙人是什么鬼嘛……”


        喂,还要装啊。
       “那你怎么知道去哪买冰棍呢。”
       “嗯,你走神走太远啦,小家伙。我问面店老板才知道的,还让你坐在这儿等我呢,你都没听到吗?”
     
       什么啊……
       怎么会这样……
       原来不是……
       居然不是他……


(三)
       “抱歉,老伯,我太没礼貌了,说了奇怪的话……”无力地垂下头,盯着手里的半支冰棍,鸣人蔫蔫地向老伯道歉。
        老伯依然在笑,毫不介怀。他又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小伙子,出去走走吧。”


        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鸣人有气无力地,只看脚下的路,也不管要走去哪儿。咬着冰棍,好像已经没力气吃下去。化掉的液体顺着木签慢慢往下流。他刚才告诉了老伯自己和自来也老师的事,还有他的想念,不甘心,不承认。
        老师是那么强的忍者,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不可能活下来呢。说不定他就会回啊……但是……
        鸣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对纲手婆婆没有说过,对卡卡西老师也没有说过。面前这个上了年纪,笑容和蔼的老伯却听他虚弱地一直说下去。尽管语句断断续续,不能全部听清。


         老伯很惊讶,在村口刚碰到这家伙的时候,明明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精力特别充沛的孩子。没想到居然伤心成这样……以自己颇为丰富的经历,还是可以理解他心里的想法的……“那个,把你手上擦干净吧。”一想到是自己让这孩子想起悲伤的回忆,老伯很愧疚。


        “你觉不觉得,自来也大人还活着呢。”
        “什么 ?!”鸣人惊讶地抬起头,“你不是说你看到的是鬼魂吗?”
         “死去的人尚有执念,就有鬼魂飘荡在人间了。不过我说的‘活着’,不是像你我这样活着,也不是鬼魂。是他的精神、意志还在。或许不久以后鬼魂也会消失,但他的意志,不是被你传承下来了吗。就像自来也大人的书里写的,弟子的忍道传承自师父。
         “我们也可以相信,自来也大人去了那个世界,会得到更好的安宁吧。他还在继续写书,继续旅行呢。”


        鸣人的表情终于温和了,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没错,好色仙人他啊……把他的忍道传承给我了。谢谢你,老伯。”笑着,还是有两行泪水擅自流了出来。


        老伯说的这些话,鸣人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呢。只是,不管怎么想,依旧难以释怀。
        偶然遇到的老伯,就像当年偶然遇到的自来也老师。
        和老伯一起分冰棍,就像当年和自来也老师一起分冰棍。
        老伯给他的感觉真的和师父太像了,所以今天一番谈话之后才会想通了吧。


         师父的意志会一直在的,他去世了,却从来没有真正离我远去。对吧,好色仙人,你一定在某个角落看着我吧,我会当上火影的,那时候,你也一定要看到啊。
         这么想着,鸣人又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灿烂,无所畏惧。尽管他脸上的泪水还没有擦去。


         “哎呀呀,你好起来啦,我也该走了,继续我的旅程啊。小伙子,再见?”
         “再见,老伯,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来找我喔。”
         “呵,小家伙……”


(三)
         鸣人转身回家了。


        老伯走向了去村口的路。村外的树林里,老伯身上的背包,斗笠,厚厚的布衫都逐渐隐去,变成白色的长发垂在身后,脚下踩着一双木屐。“果然是个好孩子啊,终于可以放心了。”是小声的、低沉沙哑的声音。


        自言自语地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像烟一样,慢慢消失了。他站过的地方,落了一片叶子。


  


                                                  -END-



一篇很短的小文,可以说是随笔了。早上突然想到,中午就写了出来。也没有修改……还喜欢乱分自然段……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真是谢谢了。


  

她令我难以开心 我得找个对策

一切都难以令人开心。
她喜欢怨声载道,对一些事情怨气冲天,而不管旁人的心情。
她喜欢泼冷水,不管不顾对方的感受。
她喜欢逞强,有不对的地方但绝对是不服输。
明明是最近的人,却难以得到笑容。
不管是做什么,她肯定是为了她的目的而做,她只是为了她的利益着想。
她只是想保护好自己的小世界,其他人的一切不接受不喜欢。
认为自己是对的,不允许别人评论。
我不喜欢她,她没有让我喜欢的点。

对策,不抱太大期望,明白所期望的事情有哪些是不切实际的。
也要明白对方对自己的期望,找一下有没有误解的地方。
告诉她自己对她的期望。
最紧要还是不要对她抱不切实际的期望。
保持良好心态,从明天做起。
从明天做起,我先和好。

想回家乡,载我回家吧。

如果无所欲是一种浪漫

今天看到有关坂东玉三郎的文章,大师的光芒非常耀眼,然而我只把重点放在了“禁欲”、“自控力”上。看着看着突然就流下泪了,泪点在哪里呢?
想了想。感觉是自己的不甘心和向往。
“为什么他可以一头沉浸于一件事情上,世俗一切无关的样子?活得像个仙人那样?”我为了微不足道的各种各样的小事烦恼焦燥,难以只注意一件事情。即使手机在眼前,目不转睛,脑里还是隐约不安,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他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欲望?心理上和生理上。”随着成长,感觉自己越来越重,黏黏的是叫做“欲望”这些东西,贪欲肉欲情欲金钱欲,每天渴求享乐,一旦缺少,人变得很空虚。
另外,莫名地觉得坂东老先生的生活是一种浪漫。
想说自己是追求浪漫的人,但又觉得不是。我的浪漫也是建立在欲望之上的,不坚定的心一旦被欲望盯上了便被牵了鼻子只能尾随欲望沾染世俗的尘土。欲罢不能。
果然还是修炼不够啊……自控力、禁欲之类的。